煤炭:摆脱“失宠”焦虑

大爆奖注册

2018-04-03 18:11:32

       国内煤炭需求量终于止跌反升,未来很可能进入震荡下降的新通道。如何在“去产能”与释放优质产能、保持价格稳定之间寻求平衡,需要新的路线图。
       2007年上映的美国灾难片《The Mist》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秘密军事基地的实验打开了地球与平行世界的大门,大雾弥漫而出,嗜血怪物逐渐逼近。某座小镇的超市里,男主角大卫・德雷顿决定带着儿子和另外几个人突围。但直到车子耗尽最后一滴汽油,他们依然没有走出迷雾区。庞大而未知的世界带来了绝望,一片沉默中,大卫射杀了同伴,然后下车准备接受怪物们对自己生命的收割。然而片刻之后,迷雾开始消散,救援军队出现了。电影的最后,当迷雾散尽,大卫跪在安全区,在懊悔与无助中大声嘶吼。
       我们不想追究电影折射的深层寓意,只是就结果而论,面对看似无望的未来,我们或许应该再坚持一下,不要着急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行动。
     08万处减少到7000处左右。然而,“去产能”进程一再加码,却让煤炭不够用了,煤炭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各方开始反思“去产能”的功与过。
       尤其是在2017年国内煤炭需求量止跌反升之后,“失宠”似乎成了过去时,未来究竟如何在“去产能”与调结构、保供应、稳价格之间寻求平衡,显然需要新的路线图。
       产能调控更加科学
     9%,定会给煤炭供给造成更大压力。
     7亿吨左右手续不全但生产各方面均达标的煤矿产能,在以联合试运转的形式保供市场。
       展望2018年,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副秘书长兼研究处处长郝向斌认为,煤炭行业发展的主导力量还是在需求侧,今年全国煤炭需求量乐观估计与2017年持平,悲观估计会出现小幅度下降。未来一段时期,应该是震荡向下的发展趋势。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张有生持有类似观点,他认为,在宏观经济稳中有进、稳中提质、稳中向好的大背景下,煤炭需求量持续保持2014~2016年大幅度下降趋势的可能性不大,短期内可能处于平台期的波动状态,即使出现下降,也不会是急剧下降。
       2018年伊始,国内市场煤炭价格继续高位运行,中国煤炭市场网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两周,秦皇岛动力煤(5500大卡)价格为617元/吨,与2017年最后一周持平。
       在需求方面基本稳定的情况下,让2018年煤炭价格回落的关键,是有效供给的持续增加。郝向斌指出,当前我国煤炭产能总量并不缺,而是处于结构性缺煤状态。真正缺少的,一是合法合规、手续齐全,能够投入生产的产能;二是经济性、煤质等各方面都比较好的产能。整体来看,多位业内人士表示,2018年,煤炭“去产能”将会继续,但工作重点应该是进行产能结构调整,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让更多优质产能释放出来。
       业内普遍预计,随着2018年更多优质产能进入市场,煤炭供需形势将会好转,煤价也将逐步回归合理区间。
       为实现科学“去产能”,中央政府联合市场主体与第三方机构,正在进行更细致的研究与探索。据悉,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当前在对全国煤炭产能、煤炭需求进行重新摸底与梳理。郝向斌介绍说,当前的统计数据与产业实际状况存在一定出入,比如南方很多小煤矿为避免被淘汰,往往存在虚报产能的问题,而北方地区的大煤矿,则往往瞒报产能;需求方面同样存在各种偏差。重新摸底的目的,是要最大限度地接近市场真实情景,给政府提供更为准确的决策参考依据。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则在进行另一项工作。按照《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考核定级办法(试行)》和《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基本要求及评分方法(试行)》的要求,全国煤矿正在开展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标准化煤矿分为一级、二级、三级3个等级,分级分类接受检查考核验收。刘文革告诉记者,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可以作为煤矿先进产能和科学产能界定的有力抓手,一级标准化煤矿无论在生产、管理、技术,还是在安全风险分级管控、事故隐患排查治理等方面,均较为优秀和突出,未来将在“去产能”过程中享受更多优惠政策,比如某一区域有煤矿发生安全事故时,该区域内的一级煤矿可以不受停产、限产限制。截至2018年1月底,已经正式公布三批共167处一级煤矿,有更多煤矿正在等待考核验收。2018年,继续推进该项考核工作,将是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推动煤矿安全生产、增加优质煤炭供给的重要举措。
       企业合并遵循市场
       进入2018年,政府层面频频释放煤炭产能调整的新信号。1月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12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支持有条件的煤炭企业之间、煤电企业、煤炭与煤化工企业及其他关联产业企业进行兼并重组,以实现煤炭企业平均规模明显扩大、中低水平煤矿数量明显减少、上下游产业融合度显著提高的目标,最终形成以先进产能为主体的煤炭供给新格局。1月15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央企、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上表示,2018年央企要完成化解煤炭过剩产能1265万吨、整合煤炭产能8000万吨的目标任务。政策高层的表态,让业内和市场普遍预计,2018年煤炭行业将迎来兼并重组高潮。
       实际上,煤炭行业兼并重组在前两年就已初现端倪。2016年7月,央企煤炭资产整合平台――国源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涉煤央企旗下的煤炭资源整合由中煤集团主要负责,2016年8月、12月和2017年5月,国投公司、中铁工、保利集团煤炭板块先后划转至中煤集团旗下;2017年8月,国电集团与神华集团重组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煤炭、火力发电、煤化工以及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与此同时,地方煤炭企业也开始有所动作,比如,2017年9月,山西省国资委将其持有的省属7家煤炭企业的控股股东股权全部注入到了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2018年,煤炭行业兼并重组事件或将大幅度增加,其中,中煤集团加快对非煤炭主营央企煤炭板块的整合进度,是被普遍看好的下一个大动作。
       至于是产业内横向合并还是上下游纵向合并对煤炭行业发展最有利,郝向斌认为,两种模式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横向合并有利于增加市场集中度,煤炭行业属于重资产、长周期行业,资源错配成本很高,因此需要煤炭企业具备战略性眼光,要以理性判断市场未来走势,如果煤炭企业规模都比较小,没有能力研究市场、预判市场,就容易造成盲目投资等问题,也会阻碍生产效率的提高,不利于行业平稳发展。从国外煤炭市场来看,大都是十几家企业占据行业80%以上的份额,这说明市场集中度较高的行业组织结构符合煤炭行业特征,中国也有必要形成类似的组织结构。纵向合并则有利于提高煤基能源系统的整体竞争力。当下,煤基能源、油气、新能源等各能源供应体系之间存在竞争关系,站在煤炭行业立场来讲,只有形成煤、路、钢、电、化纵向一体化,各环节之间才能实现良好配合,去和其他能源供应体系竞争。
       刘文革同样认为,横向合并、纵向合并对于煤炭行业发展都是有利的。具体到每一个地区、每一家企业究竟该如何选择,要看哪种模式能够实现资源效益最大化、能够更好地稳定市场,实现可持续发展。在合并过程中,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坚决反对“一刀切”或“拉O配”等行为。